欢迎来到爱博体育国际贸易(北京)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发展趋势 >

如何从数字贸易视角看待中国最近正式申请加入

  中国自2002年与东盟签订了第一个自由贸易协定以来,截至目前,已与26个国家和地区签署19个自贸协定,自贸伙伴遍及亚洲、欧洲、拉丁美洲、大洋洲和非洲。

  2021年9月16日,中国正式提出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商务部部长王文涛向CPTPP保存方新西兰贸易与出口增长部长奥康纳提交了中国正式申请加入CPTPP的书面信函。两国部长还举行了电话会议,就中方正式申请加入的有关后续工作进行了沟通。这意味着中国制度型开放又迈出了重要一步。

  CPTPP,全称“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源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TPP被称为史上最高标准的自贸协定,CPTPP则是从整体上继承了TPP的精神和原则,保留了其中原本的市场开放框架和95%的条款,所以仍被认为是全球范围内最高标准的自贸协定。美国退出TPP后,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墨西哥和秘鲁共11个国家重新签署了新的自由贸易协定,即CPTPP。

  CPTPP中的数字贸易相关条款主要集中在“电子商务”一章(第14章)。CPTPP的数字贸易规则框架既延续了电子传输免关税、个人信息保护、线上消费者保护等传统电子商务议题,又创新性地引入跨境数据流动、计算设施本地化、源代码保护等争议性议题,还为多项条款预留了回旋的空间(如设置例外条款),体现了继承性、创新性和前瞻性的特点。

  当前国际政治经济环境复杂多变,数字贸易对世界经济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中国作为正在崛起的数字贸易大国,需要不断拓展数字贸易“朋友圈”,积极参与到数字贸易自由化进程中去。CPTPP不仅体量大,而且标准高,尤其在数字贸易关键议题方面具有继承性、创新性和前瞻性的特点,代表了数字贸易规则的未来发展方向。加入CPTPP对于加速中国数字贸易发展有着积极的作用。

  CPTPP以“全面且进步”为目标,被视为21世纪新型国际经贸规则的典范与引领者之一。与RCEP相比,CPTPP更侧重于服务贸易、高科技、知识产权、数据流动等新业态领域,其开放标准也更高。很多在RCEP里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数字经济、知识产权保护、数据流动管理等,在CPTPP里都有非常全面、详细的规定。加入CPTPP,将有助于我国加快推进高标准、高规格的数字贸易相关规则制订,增强数字治理国际化水平,缓和国际贸易摩擦,提升国际数字贸易规则话语权。

  CPTPP现有11个国家,涉及大量发达国家,覆盖4.98亿人口,签署国国内生产总值之和占全球经济总量的约13%。加入CPTPP,有利于中国为电子商务以及信息技术领域的优势产业争取到更大的国外市场,从而为中国数字服务业“走出去”创造出公平、自由而广阔的世界市场。

  CPTPP对约98%以上的商品直接采取了零关税措施,并要求电子传输免关税,可大幅降低企业贸易成本。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的计算,加入CPTPP将为中国带来更大的经济上的收益,到2030年国民收入将增加2980亿美元。

  由于中国现实国情与CPTPP的高标准数字贸易规则存在较大差距,因此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中国将会面临多方面挑战。

  我国已经出台了《网络安全法》、《数据安全法》、《国务院关于同意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的批复》等一系列重要法规、政策文件和工作举措,初步形成了支持和推动数字贸易发展的法律政策体系框架,但对标CPTPP数字贸易规则,在跨境数据流动、计算设施本地化、数字产品非歧视待遇和包括源代码在内的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仍存在较大分歧。

  CPTPP致力于减少数字贸易发展阻碍,对数据开放的程度更高。数据是数字经济时代新的生产要素,是国家基础性资源和战略性资源,直接关系着国家信息安全、技术安全和经济安全。如何既让数据流动,又能保证数据流动的安全,是我国面临的一大考验。我国当前的网络综合治理手段,不仅欠缺有效调控利益关系的经济手段以及有效规制网络空间的法律手段,还欠缺有效治理技术创新的技术手段。

  尽管我国在某些互联网应用技术方面的发展较为迅速,但在信息网络领域的核心技术、关键设备和操作系统上整体性的自主研发能力不强,目前在民用、商用和产业领域仍大量引进和使用外国先进的芯片产品、系统设备和程序软件,可控能力相对较差。CPTPP要求对数字产品采取非歧视待遇,以减少数字贸易壁垒,方便外国数字产品和服务进入他国市场。由于发达国家互联网巨头在信息产业具有强大优势,因此一旦采取非歧视待遇,必然会挤压我国信息产业的发展空间,使我国数字企业面临巨大冲击。

  虽然加入CPTPP的过程注定不会是一片坦途,但中国申请加入CPTPP的态度和决心意味着,中国必将通过更大力度的开放,倒逼全面深化改革。可以预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以下产业将会迎来蓬勃发展的新机遇。

  强大的网络安全产业实力是保障我国网络空间安全的根本和基石。申请加入CPTPP之后,为了积极应对数据跨境流动、计算设施本地化、源代码保护等条款并尽快与之接轨,国家必然会加大网络安全投入力度以杜绝发生任何可能的国家信息安全隐患。网络安全产业有望成为投资热点,如天融信、启明星辰、安博通等。

  数字基础设施是助力数字贸易创新发展的有力支撑,数字基础设施竞争力是国家数字贸易竞争力的基础之一。因此,新一代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将成为新发展方向。根据发改委的最新定义,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包括通信网络基础设施、新技术基础设施、算力基础设施三方面。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所覆盖的5G、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数据中心等领域,将迎来新的发展“风口”。

  为了摆脱基础软件、核心元器件、高端芯片对国外进口的依赖,提升我国在信息技术产品贸易中的核心竞争力,中国必将会发挥新型举国体制和国家战略科技力量优势,进一步加强高端芯片、基础软件、底层架构等关键核心技术的研发投入,加快突破关键核心技术。以集成电路为代表的关键核心技术相关产业,有望突破技术瓶颈,进入高速发展期。

上一篇:爱博体育评论丨促进服务贸易与货物贸易融合发 下一篇:国际贸易的发展及趋势爱博体育